• 400-000-1318

    關于冬至那些事兒

    新勵成

      新勵成捐贈

            又是一年冬至,今年的這個節兒,過得實在讓人抓雞。

      半月前天氣預報氣溫顯示22日當天將會有一波氣溫大跳水,但真的到了“期待的今天”,卻熱出了夏至的感覺。

      滿朋友圈都在吐槽,這到底是不是夏至而不是冬至。

      于我而言,是矛盾的。

      今天如夏至般的熱,我這打著“雪中送炭”的旗號召集的一波新小伙伴去送物資,是不是有點不及時宜。可是如果我不按時出動,小伙伴第一次參與的積極性可能就會因此打消。

      【緣從何來】

      一切源自15年前,那時候我還在念初二,每天上下課都要步行路過荔灣區的如意坊,后來發現那邊有一座大隱隱于市的廣州市接收社會捐贈工作站,想想家里弟妹那么多,想想每年淘汰出來的衣服還那么新,便開始讓家里人每年定期騰出一些看著還是很不錯的衣物送至捐贈站。

    新勵成捐贈

      時間悄悄地過了7年,到了大學,學校舉辦雷鋒節,作為學校最積極參加活動的學生干部的我,立馬想到了把這個原默默無聞的捐贈擴大范圍。

      讓人興奮的是,學校領導非常支持,學生會的小伙伴們也是一呼百應,一家家宿舍拍門了解,動員,宣傳,接收,整理。連續三年,收集有用衣物超過千件。

      后來畢業了,我仍然堅持。物資捐贈,我是把它做到我的骨髓里去了。

      【轉折出路】

      要說捐贈這個事的轉折點,不得不提到我失業在家休養那年。

      那個冬天非常冷,前兩個月不是腸胃炎就是闌尾炎,家里人讓我在家好好休養先別急著工作。養病的時間實在讓人消磨意志,為了“有所作為”,那幾個月里,我自學烘焙,打磨廚藝,重拾荒廢已久的書法,當然,還有騰出家里一角收集身邊好友精選出來,用于計劃捐贈的衣物。

      那個雨天,天下著中雨,廣州讓別人摸不腦的那點冷,著實讓人不愿意離開被窩。看著家里收到的約30件冬裝,想著捐贈站那嚴謹的清洗出車流程,估計一時半會兒還幫不到有需要幫到的人時,我想,那不如直接給我可以了解到看到的人吧。

      于是目標很快鎖定為露宿街頭的流浪漢,那一次,我只叫了兩個朋友,一個負責開車,一個負責陪我一起分派衣服。

    新勵成捐贈

      【初見他們】

      到現在為止,第一次派發露宿者的情景我還歷歷在目。

      那是個濕漉漉的雨天,在廣州的老城區一些陰暗的角落里,不時會看到幾個無家可歸的人。他們多數沒有幾件厚實的衣物,連唯一可以御寒的被子,有些都是單薄的床單,還有一些可能連床單都沒有,是他們為生計用的紅白藍袋子。

      天一冷,自己跑到袋子里面去,從頭到腳只露出一條可以呼吸的小縫,哆嗦著哆嗦著,又是一晚。

      后來我慢慢摸索到規律,他們所寄居的地方附近肯定是個批發點,肯定有大量的紙皮、膠瓶可以通過勞動力獲取,又或是是需要拉貨的地方,而且早早鋪面關門,路燈微弱,行人稍微少一點,他們才好“生存于此”。

      【分布何處】

      尋著規律,通過其他機構的義工介紹,我們初步了解到在廣州的越秀區泰康路,還有與荔灣區交界的廣東省中醫院附近的大德路部分路段、一德西、廣州最美教堂——石室,都有住人。

    新勵成捐贈

      【內心的那點事兒】

      年復一年地給露宿的流浪漢派發物資已然成了我生活的習慣,身邊很多的朋友甚至大家積極介紹的朋友的朋友們,每年都會給我供應很多,讓我安排派發。

      不得不說,流浪漢由于年年歲歲生活作息不規整,營養不良,身材浮腫,都需要大碼的衣褲。自從來了新勵成,我們家趙總的大碼衣褲,倒是我每年盯得緊緊的重點。

      趙總熱心,哪怕我的其他朋友圈他未必看到,但關于物資捐贈的消息,他總是第一時間點贊并說給我想辦法弄點好質量的大碼來。

      今年,他一如既往。可不同的是,最是繁忙的今年,公司業績任務最大的今年,他卻說要給我當司機,希望不再是旁觀者的身份,想融入進來我這個從未實名的小分隊中。

      受寵若驚的我,既開心又擔心。

      畢竟過去的幾年里,我都是1+N,以我為主,讓其他未參與過的人加入到每次的派發當中。但這些N都是群眾,只代表個人,不代表企業。

      趙總的熱心,如果我運用得當,我的這一次將影響更多的人愿意停下生活急促的腳步關注更多這些生活在社會底層的人。但如果我稍微做不好,這個堅持了很多年很多年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事,卻會被旁人看成只是企業成長路上一個美其名公益的噱頭罷了。

    新勵成捐贈

      【冬至之前】

      日子一天天接近12月22日,趙總又關心起這個事來。對我這個小隊長那是12萬分的信任。他問我,要組織多少臺車,要找哪些小伙伴加入。我想了下,如果想把這件事做好而又不功利,只有找感性的人才能做好。

      不僅要感性,還得是異地。因為只有異地的人看在眼里,身體力行過后,才能回到他們的地方,發現生活當中原本忽略掉的這些人群,才能在沒有我的時候,繼續把這個事做下去。

      時至年末,唯一在新勵成總部還是異地的人群,唯有我們的教學部。由于全國分布的學訓中心均需要駐點全職講師,很多新老師在成為正式講師之前必須在廣州總部接受一連串嚴格的考核才能通關。也是因為如此,我相中了來自武漢的凡哲和夏源。

      在此之前,關于凡哲和夏源的其他信息,其實我了解得不算多,但我相信,一男一女的搭配,自然會有感性的時候。

    新勵成捐贈

      【今年12月22日】

      熱到流油的冬至如期而至,我們約定在彼此家里提前用過晚餐后,在海珠區的某停車場集中。在此之前,小伙伴嘉勝利用周六時間開著公司的車挨家挨戶的收取大家提前準備好的御寒物資。為了把第一屆新勵成溫暖羊城小分隊更儀式感,我們做了個低調的橫幅,在停車場匆匆拍了個照便開工了。

      我們的第一站是泰康路,如我所料的是微弱的燈光下,拾荒回來的人已經搶占“床位”成功,只待再晚一些,行人退去便好“結束”他們的冬至。那兩位接近90歲的老人還在,夜色中仍然是那么的孤單。

      熱心的美玲姐看到,不禁跑過去問候其中的一位老人。老人本不計劃說自己的故事,畢竟今年是冬至。可是,更因為今天是冬至,他才更忘不了原來自己已經流浪了39年。

      39年啊,到底是何概念?或許你我一時之間都摸不準那份無家可歸親人逝去茍延殘喘的無奈。可他,還是堅持著,默默在這個繁華的都市里,像螻蟻一般,但又頑石一樣,繼續活了下來。

      東北有痛風的那個哥們也在,好像故意和老人作伴一般,多年來都是“床友”,或許這是他們之間默許的一種彼此照顧的默契。

      稍稍靠近,濃烈的鎮痛貼味道刺鼻,腫得豈止像豬蹄,浮腫的腳沒有一塊地方沒有貼膏藥,裸著在伸在地上。又或許應該說,腫得壓根穿不了鞋。

      我問他是否還記得我,他說記得。因為上年唯有我給他買了全新的襪子。我笑了笑,內心五味雜陳。

      我問他計劃啥時候回家,他說年后吧,腳腫不消,車費太貴,只能再攢錢,年后回去辦二代身份證指紋識別。

      …….

      泰康路的露宿者我們不敢多問,因為都有故事,又怕時間耽擱,只記住了他們缺的衣物碼數,便匆匆趕去第二站。

      第二站是一德西,路的兩邊都住著人。和泰康路人群不一樣的是,這個“團隊”里,有女性,三四位,而且都是年長的。相比之下,一德西團隊比泰康路的“幸福”,他們的“裝備”里,更多了些厚實的被子,他們還有傘,用來擋光,擋風……

      第三站是大德路,一條更是“壯觀”的聚腳處。兩邊馬路,起碼住著30人,而且基本都是男性。他們有工作,外來人多。其實一德路和大德路上的,可想而知,那都是靠旁邊批發做點散工拉拉貨,拾荒的。

      凡哲忍不住,看到個坐在推車上萎縮身軀的老人,聊著聊著竟然發現是湖北老鄉。或許這更讓她忍不住的是,這還是一位退伍軍人。一個真正為這個國家的和平在刀刃上,在戰場上生死拼搏過無數次僥幸生存下來的英雄。而又后因退伍,各種小買賣做不順,最后“沒臉面回家”被迫流落廣州多年。這位老人還是80多歲,微弱的燈光下看到牙齒快掉光了,赤著腳,眼泛淚光。

      ………

      凡哲在來新勵成之前,也是一位軍人。雖然只是當了兩年的兵,但還是止不住內心的波瀾。為了不讓老人傷感,只能拉著凡哲走了。

      第四站,石室。因為記得那里住了一位老婆子,而手上剩下的都是女裝時,想過去碰碰運氣。

      到石室的時候其實已經10點40了,找了一輪,老婆子還沒有回來。其實有點氣餒,但怕被交警開罰單的趙總人車還沒回來,我們只能留在原地等待。

      10點50分,老婆子回來了,帶著她一直不放棄坐輪椅的孫子。我們問她有需要女冬裝嗎,她指了指地上用塑膠袋裹得好好的羽絨服說不用了。她常年坐輪椅的孫子還朝我們笑了下。不消停的凡哲聽著老婆子的口音又聊了起來。

      原來,老人來自河南,在廣州流浪已是多年,至于為什么只身帶著孫子,就沒有說了。

      最后一站,當然是與我結緣最久的廣州市接收社會捐贈工作站。

    新勵成捐贈

      為了不浪費每一件捐贈的衣物,11點多了,我們還是厚著臉皮去按工作站的門鈴。

      工作站的保安一如既往地好,知道我們是送衣物過來的,哪怕硬是被我們吵醒從被窩鉆出來,一句責罵的話都沒有。

      后來,捐贈衣物一件不落全部捐出,為了給這個既熱又暖到流油的冬至畫上一個完美的句號,又專門跑到了老字號的佳叔湯丸王,一人一碗,完美。

    新勵成捐贈

      【多少需要感謝】

      從2014年至今,不經意間走到第5個年頭,一年出車2-3次,除了我是不變出“力“外,有很多人出的是“錢”。

      5年以來,我只公開募捐了一次捐款,用于給露宿者買新的帽子,襪子,手套,圍巾。

      還收到了衣服批發商超哥、雨桐哥給力支持,得到了超30位捐贈衣服的朋友和超10位陪伴我風雨里派發衣物友人的支持。

      最讓我深刻的是有一次我和朋友葉子打了一臺易到專車,司機一聽我們是自發派露宿者的,馬上結束了行程,用了2個小時一直陪著我們“掃街”找人。

      感謝你們對我無比相信,感謝你們對待公益“傾囊相助”,以至于今年聊起天來,阿珊還說她家老公御寒的衣物上年基本全部捐出去,今年遲遲沒買新服,也是哆嗦著過的。

      我一直在堅持,堅持不派食物,不派全新的衣物,不是無能力募捐,而是人總是有惰性和貪婪的一面,萬一好心錯付,我們不僅幫不到別人,反而還讓很多人養成了守株待兔的習慣。

    新勵成捐贈

      【安琪心愿】

      愿:

      希望更多的人能通過了解這篇不計劃廣告全真實報道的文章看到生活在自己生活圈子周邊需要幫助的社會底層;

      希望更多的人能夠自發地形成你們所在地域上的小分隊,及時“行樂”,“雪中送炭”;

      希望百忙中的您能稍稍整理一下您的衣柜,把閑置的,仍然亮麗光彩的御寒衣物整理一下,有空的自己行動起來,沒空的可以交給我們學訓中心的同事或者是當地衣物回收公益捐贈機構(部分是二次回收重新再售賣,請區分好噢),估計下一次大降溫時,我們小分隊便能帶著您愛的延續送給有需要的人。

      【他們到底需要什么】

      廣州冬天比較滑稽,冷熱交替讓人抓雞,一周以內過完春夏秋冬,除了厚實的御寒衣物,還需要少量的男女裝秋衣、秋褲。但女性流浪者人數不多,目前男性衣物仍是最大缺口。

      建議捐贈的種類:

      男裝毛衣(中碼、大碼、加大碼、加加大碼)、男裝外套(大碼、加大碼、加加大碼)、男裝冬裝長褲(腰圍28-36碼)、男秋衣、男秋褲;

      女裝毛衣(大碼、加大碼,媽媽裝較好)、女裝外套(加大碼)、女秋衣、女秋褲;

      男女圍巾、帽子、手套……

      男裝皮鞋或球鞋(總數5雙以內,42-44碼)、女裝球鞋(總數3雙以內,37-39碼)

      愿愛繼續流動,愿您樂在其中!

    熱門文章

    熱門課程

    推薦課程

    富二代国产